瑞雪晚枫林

宅腐而且懒
欧美,全职,杂食

【萝卜酥】The End?


配对:托尼斯塔克x池海东
PS:我没看过波酥的《离婚律师》,这篇短文只是借用一下池海东这个角色,如ooc还请见谅。祝大家食用愉快!






纽约 复仇者基地



整个楼层一片灯火通明。

今晚是复仇者联盟的最后一次聚会,战备工作已经一切就绪,明天,对入侵者灭霸的战争将正式打响。
复仇者们几乎都是一对一对的窝在一起,当然,托尼也不例外,因为是内部聚会,并不对外开放,所以他只是随便的穿了件在工作室穿的衬衫搭着蹭上了机油的工装裤,端着一杯威士忌倚在正装一丝不苟的斯塔克工业首席法律顾问旁边,与他并肩望着窗外曼哈顿的繁华夜景。

池海东端着一杯香槟,小口小口的抿,时不时的把眼光移向一脸轻松以至于显得吊儿郎当的托尼身上,他皱着眉头表情复杂,明显是没有喝酒的心情。
“一定要这样吗?”他犹豫再三还是开口了。
“我已经决定了。”托尼撑起身子,坐的直了些,“我们不是说好的吗,怎么,你想反悔啊。”
“……不是。”
“那不就得了。”托尼心满意足地窝回去。
池海东直愣愣地盯着他,也不知是装的还是真的没有感觉,托尼眯着眼睛咕哝着对他的安排,对池海东犀利的目光仿佛毫无察觉。“我已经让哈皮安排好了,你的所有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等今晚宴会结束,你就直接上飞机回中国去,为了确保安全我选了昆式,你最好先有个心理准备,不过驾驶员的技术非常棒,你放心就是了……还有啊,你到了之后记得给我来个消息,你跟斯塔克工业签了那么多年合同,我这个当老板的必须得看住,否则一不留神跑了怎么办……”

托尼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像是再不说以后就没机会说了,池海东也一直耐心地默默听着他讲,像是再不听以后就没机会听了。

今天的复仇者聚会跟往常比有些不一样,少了个电影之夜的项目。当然,也是能理解的,谁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从明天的战场上活着回来,没做的事,没说的话,也就只有今晚有机会了。

“看来今天的电影之夜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托尼耸耸肩,口气似笑非笑。“想看点什么?你选吧。”
池海东瞄他一眼,“真的啊?”
“这有什么好做假的?”
“那我真的选了啊。”
“选吧选吧。”
“哎对了,丑话说在前头啊,可不准选那种狗血的爱情电影,选了我也不看。”
“那好吧。”池海东状似遗憾的把《北京遇上西雅图》的碟片放回去,又重新选了一个。

《大侦探福尔摩斯2:诡影游戏》
“为什么是第二部?”托尼极度不满。
“第一部我看过了。”池海东目不斜视。

两个人磨磨蹭蹭的看了大半部电影,星期五的声音响起,“老板,池先生该出发了。”
池海东慢慢站起来。
托尼仰头看他,盯了好一会儿,冲着他勾勾手指,“来。”
池海东弯腰凑过去。
脖子瞬间被人勾住,脑袋一下子被按下来,对方灼热的呼吸飞快迫近,温热的双唇重重撞了上来,厮磨渐渐变为撕咬,两人的口腔由原先的酒精味道开始转变,带着甜蜜的血腥味道开始慢慢蔓延,直到把自己的味道完全侵入对方的骨血,两人才慢慢分开。
“等我。”托尼盯着他。
“一定。”池海东点头。
“这是前戏。”托尼又变回原来的戏谑样子,“至于后面的……下次见面加倍补偿。”
“……行。”

池海东走了,托尼没去送,他怕真的去送了,就不舍得让他走了。池海东也没让托尼去送,他怕真的来送了,自己就不想走了。

他们两个人都清楚,在这场大战中,池海东给不了托尼任何帮助,还会成为托尼的软肋,他回到中国去很安全,这是唯一的也是最好的选择。

池海东回到中国已经三个月,他刚刚回国就很轻松的在当地知名律所找到一份工作,他没日没夜的工作,投入了全副身心,不上网,不看电视,也不看报纸,像是怕听到什么消息。
这天,有一个饭局实在是推不掉,他无奈赴约,但没想到的是,包间电视上正在播放新闻,主持人语速飞快地播报,“已经持续三个月之久的纽约之战在今日终于落下帷幕,纽约市区一片狼籍,复仇者联盟再次联手军方击退外来入侵,但同样也付出了极大代价,复仇者联盟成员钢铁侠,美国著名企业家斯塔克工业总裁托尼斯塔克,在这场大战中不幸牺牲……”
后面的话他一句都听不清了,脑袋轰然作响,池海东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看到的一切,他茫然的离开了酒店,连招呼都没打一声,径直回了家。
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何反应,只是僵硬的坐在沙发上,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去送托尼最后一程,他拨出号码等了好久,才想起来托尼已经死了,不会有人来接,这才茫然的挂掉。

这时,他瞄到茶几上的一张碟片,他愣了一下,然后伸手拿起来,《大侦探福尔摩斯2:诡影游戏》,对了,临走时托尼把这张碟片塞给他,还开玩笑似的跟他说,自己这个大忙人大概是没有时间看完电影结局了,让他帮忙把结局看完,下次见面时讲给自己听。
池海东拿着碟片好一会儿出神,然后才慢腾腾地塞连电脑里,把进度条调到两人看到的那个位置。
他看到华生亲眼看到福尔摩斯和敌人同归于尽,然后去参加他的葬礼,最后坐在家里撰写关于福尔摩斯的回忆录,直到……
福尔摩斯从沙发上坐起,在回忆录的结尾的“the end”后按下“?”

他泪流满面。

(如果在这里end应该会被打吧,我不敢,所以往下拉,喜欢BE的同志在这里可以停下了。)






























手机突然响起,池海东怀揣着心里仅存的一点点希望扑过去接起来,“喂?”声音是颤抖的。
“您好,是池海东先生吗?麻烦下楼取一下,有您的快递。”
“……好的,谢谢。”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池海东穿上大衣面无表情的下楼。

是一个信封。
他疑惑的拆开,信封里掉出一张卡片,上面只有寥寥几个字“the end?”
落款在背面,池海东把卡片翻过去,背面是中文,但是歪歪扭扭不成样子,明显是刚学不久,同样也只有寥寥几个字。
“你知道我是谁。”

真•end

评论(1)

热度(19)